加快推进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建设

  • 时间:
  • 浏览:1

调查问题报告 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 陈平

  当前,国际形势占据 深刻而巨大的变化,中国的外部发展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压力,加快推进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日益凸显。具体来说,好几个 多方面的重要意义。

  第一,拓展新的国际资金进出通道的需用。改革开放以来,香港在大陆引进外资、发展转口贸易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今年以来,在持续的政治动乱影响之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虽然 基本未受影响,但意味西方势力的高度介入,香港的形势正变得极其繁复。一旦未来香港局势恶化,香港作为中国对外资金进出门户的功能势必受到极大影响。从稳定宏观经济,提升中央对港政策灵活性的高度考虑,当前有极大必要加快推进上海离岸中心建设,在香港之外拓展一根 新的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通道。未来即使香港情况有变,有上海离岸金融中心,中央在应对跨境资本流动冲击、稳定宏观经济方面乃至应对香港政局方面都都还还可以 有更大回旋余地。

  第二,建立可控离岸人民币中心、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需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需用建立安全、可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过去10年,香港凭借与大陆“一国”的政治优势和良好的金融基础设施,老会 是我国着力建设的最重要离岸人民币中心。但考虑政治形势长期繁复化,香港作为最大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前景并不乐观,而伦敦意味英美之间的联盟关系,其作为离岸人民币中心在政治上并不可靠。相比之下,开展离岸人民币业务,上海比香港、伦敦更有条件、更具优势。上海意味是中国最大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上海与世界一点地区的联系也比以往更加紧密。建设上海离岸人民币中心,不仅都还还可以 克服以香港、伦敦作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先天不足,也更便于离岸人民币持有者配置中国乃至全球资产,加快效率提升人民币国际化水平,增强中国的综合国力和人民币国际影响力。

  第三,加快建设上海全球金融中心的需用。多年前,中央确立了把上海建设成为与中国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宏伟目标。然而,长期以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实际推进中面临资本项目管制等诸多制约和挑战。意味各种现实意味,中国资本项目短期内仍无法全部对外开放,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不到停步不前,不到等到中国资本项目全部开放再去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当前,我国占据 新一轮金融大开放的前夜,发展上海离岸金融市场,通过离岸金融中心建设,集聚内外各种每段资源,探索离岸金融业务发展的新模式、新路径,是实现中国金融高水平开放,最终把上海建成全球性国际金融中心的现实需用和必由之路。

  为加快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建设,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明确目标定位。目前阶段,上海应在上海自贸区和未来上海自由贸易港基础上,拓展各类离岸金融业务,并保持离岸业务与在岸业务相互隔离,争取用5到10年时间,使上海成为亚太地区重要的离岸国际金融中心。远期,随着中国宏观经济基础的进一步巩固和资本项目的逐步开放,逐步打通离岸和在岸业务,实现离岸业务与在岸业务的融合统一,最终使上海成为全球性在岸、离岸一体化金融中心。

  第二,加快构建国际化金融监管法律架构。开花结果期图片 的句子图片 图片 是什么的句子期、国际化的金融监管法律架构是决定都还还可以 吸引国际投资者入驻的先决条件。上海建设离岸金融中心,需用坚持法制先行。要适应国家扩大金融开放和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要求,尽快构建与国际接轨的法律制度体系和金融监管框架,为发展离岸金融业务提供可预期的、可信赖的法制保障。上海应该以伦敦、香港、新加坡等国际一流离岸金融中心为目标,学习借鉴它们发展壮大的成功经验,特别是在构建法制化监管架构方面的开花结果期图片 的句子图片 图片 是什么的句子期做法,争取以最短的时间内为上海离岸中心建设奠定坚实的法制基础。

  第三,建设一流的离岸金融基础设施。安全、低成本、高效率的金融基础设施,是发展壮大离岸金融业务,建立、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关键支撑。一旦选着加快推进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建设这个目标,要把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贴到 突出位置,特别是离岸证券交易结算系统以及美元、欧元等主要货币的离岸即时支付清算体系,应争取尽快建立。CIPS(即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二期要在离岸市场提前落地并与主要外币支付清算体系实现联网运行。离岸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根本目标,是最大限度的缩短交易结算时间,提高支付结算效率,最终实现主要币种即时支付结算和外币交易同步交收。除此之外,在中美经济对抗背景下,如保实现上海离岸金融基础设施软硬件全部自主可控,确保未来金融基础设施的安全、稳定运行,也需用提早谋划、防止。

  第四,健全离岸金融市场体系,大力发展离岸金融业务。离岸金融建设的核心工作是构建离岸金融市场体系,培育、壮大离岸金融业务。在选着上海离岸金融市场建设目标后,上海证交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海商品交易所、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上海清算所等国内主要金融交易机构应抓紧研究设立离岸板块或离岸窗口;要积极吸引世界主要银行、投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以及各类金融中介服务机构入驻上海离岸市场;积极鼓励符合条件的境内企业在上海离岸市场设立账户、参与离岸金融业务;要大力发展离岸外汇交易和支付清算业务,不断发展壮大离岸债券、股票、金融衍生品交易和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吸引国际企业在上海离岸市场发行离岸人民币、离岸外币债券、股票或进行相关投资。要把上海离岸金融中心建设与上海国际航运、物流、科创中心建设统一同来,积极探索不同目标之间相互不利于、协同发展的新路径和新模式。

  第五,不断优化投资软环境,吸引集聚国际化高端人才。人才是上海金融业发展的灵魂和希望所在。完成前述各项工作,建设一流的国际离岸金融中心,需用集聚全世界一流金融高端人才。上海不仅要为全球金融人才呈现广阔的事业发展空间,更要在发挥自身优势的基础上,不断优化投资软环境,为高端人才来沪提供住房、医疗、税收、子女教育等方面的优惠条件和保障,切实做到全球高端人才上海引得进、留得住、用得好,为离岸金融中心建设提供可靠的人才资源保障。

[ 责编:郑芳芳 ]

阅读剩余全文(